天涯書庫 > 權力巔峰的女人 > 贏在時間 清太宗孝莊皇后博爾濟吉特氏

贏在時間 清太宗孝莊皇后博爾濟吉特氏

作者:蔣勝男 發表時間:2019-08-04

1625年,即明天啟五年,一個蒙古少女在家人的護送下,來到了盛京,即今天的沈陽市,嫁給當時后金可汗努爾哈赤的第八個兒子皇太極為妾,這個少女,即是蒙古科爾沁貝勒塞桑的幼女,姓博爾濟吉特,名布木布泰,她也被后世稱為“孝莊太后”。

當時,在遙遠的大明皇宮中,明朝皇帝朱由校正忙于在御花園里做業余愛好木工活,大太監魏忠賢把持朝政倒行逆施。誰也想不到,在遠方舉行的那場婚禮,對這座紫禁城意味著什么。

這場婚禮,新娘布木布泰十三歲,新郎皇太極三十四歲,她并不是他的妻子,他的正妻是布木布泰的姑姑哲哲。

十一年前,也是同樣的場景,同樣的經歷,同樣的婚禮,布木布泰的姑母哲哲也是同樣從科爾沁來到盛京,嫁給當時還很年輕的皇太極。對于作為政治同盟的后金和蒙古科爾沁部落來說,聯姻無疑是最好的手段,也許下一任后金的可汗,將會是科爾沁首領的外孫,血緣關系是最可靠的合約書。

然而,大妃哲哲在嫁給皇太極十一年以后,仍然沒有辦法生下一個兒子來,而此時皇太極早在娶哲哲之前,已經妻妾成群,兒女成行——繼妃烏拉那拉氏生了長子豪格、次子洛格和長女,元妃鈕祜祿氏生下第三子洛博會。然而這些兒子中,卻沒有一個是蒙古博爾濟吉特氏的外孫。這兩個部族的聯盟關系只開花不結果,無疑是令人不安的。

生不出兒子來似乎不能怪哲哲,自哲哲嫁給皇太極后的十一年里,皇太極的生育紀錄上也是一片空白,前三個兒子都是娶哲哲之前出生的,似乎這十一年里,皇太極東征西討,并沒有讓他的妻妾有懷孕的機會。

然而科爾沁草原卻不是這么想,甚至這對于哲哲自己也成了一塊心病,她害怕自己已經過了生育年齡了,她必須要為自己和科爾沁草原找上一位繼承人。

此時努爾哈赤已近垂暮之年,四貝勒皇太極繼位的呼聲極高,而皇太極自己也在積極籌謀中,作為妻子的哲哲自然很清楚,甚至主動相助,拉上娘家蒙古科爾沁部落做支持。

在哲哲嫁給皇太極十一年后,在哲哲和其兄塞桑的策劃下,焦急不已的科爾沁草原又送來了另一個博爾濟吉特氏——塞桑的女兒布木布泰。

對此聯姻之事著急的不只是科爾沁草原,努爾哈赤和皇太極在積極地開疆拓土,少不了蒙古科爾沁部的支持,后金對這次婚禮極為重視,給予的不是一個納側室的待遇。皇太極親自去半道上相接,大汗努爾哈赤親自率領著自己的諸妃和諸貝勒擺下儀仗,出城十里迎候。

小姑娘布木布泰給姑姑帶來了吉祥,她嫁到盛京的第一年后,因這時候皇太極有較多的時間留在盛京,所以大福晉哲哲終于懷孕了,盡管生下來的只是一個女兒,驚喜不已的哲哲卻因此恢復了信心。這時候后金的政權也在交接中,第二年,努爾哈赤去世,皇太極聯合其他幾個貝勒,逼迫大妃阿巴亥殉葬,自己登上汗位。

于是,生下一個兒子,成了擺在哲哲和布木布泰面前的緊迫事兒。然而世間事不如人意十常八九,越著急越不來,姑侄倆倒是一直有機會懷孕,可生出來的都是女兒。在布木布泰嫁給皇太極之后的九年時間里,哲哲生了三個女兒,布木布泰也生了三個女兒。

而這個時候,庶妃顏扎氏生下第四子葉布什,側妃葉赫那拉氏生下第五子碩塞。皇太極已經是后金的可汗,他的疆土越來越大,后宮的女人也越來越多了,自然能夠替他生兒育女的人也會更多。皇太極通常在滅了一個部族之后,會同時將對方的妃子收納在自己后宮,眼看這個隊伍很有漸漸擴大的趨勢,哲哲的正宮之位也在搖搖欲墜中。

于是,焦急不已的科爾沁草原又送來了后備選手,布木布泰的哥哥吳克善為皇太極送來了蒙古博爾濟吉特氏的第三個女人,布木布泰的姐姐海蘭珠。

似乎博爾濟吉特氏直系已經沒有美女可送了,因為這一年海蘭珠已經二十六歲了,還嫁過人。但是對于他們來說,這是最后一個可以爭取的機會了,與其送一個年輕未嫁但魅力不夠或血統太遠的少女,不如送一個真正的美人過去。

非常奇異,皇太極也娶過科爾沁的女子,也曾經寵愛過她們,比如哲哲與布木布泰,但在他的心中,也只不過把對方看成是一個女人,跟他喜歡的其他女人差不多,不同的只是她們還帶著家族背景而已。

但是海蘭珠卻不一樣,這個有過婚姻經歷的少婦柔媚無限,激起了皇太極前所未有的感情,他平生第一次投入了愛情。皇太極對海蘭珠的寵愛超乎異常,僅僅一年,尚未生育的海蘭珠的地位就遠超過早來了九年的妹妹布木布泰,高居后宮次席之位,連正室哲哲的風頭也讓她壓得黯然失色。

海蘭珠來得正是時候,第二年,蒙古末代大汗,察哈爾的林丹汗死在青海,繼位的兒子額哲在后金的大軍之下,不得不歸降后金。皇太極接收了蒙古察哈爾部,同時接收了林丹汗的傳國玉璽和林丹汗的許多妃子,后宮中頓時多了許多如花似玉的美女。

緊接著,1636年,皇太極宣布正式登基為帝,稱“寬溫仁圣皇帝”,將國號由后金改為大清,并改元崇德。并定下后宮“五宮制”,分別是:中宮為清寧宮皇后哲哲、東宮為關雎宮宸妃海蘭珠、次東宮為麟趾宮貴妃娜木鐘、西宮為衍慶宮淑妃巴特瑪、次西宮為永福宮莊妃布木布泰。

五宮皆是清一色的蒙古博爾濟吉特氏,其中中宮皇后哲哲,關雎宮宸妃海蘭珠,永福宮莊妃布木布泰來自科爾沁博爾濟吉特氏,麟趾宮貴妃娜木鐘和衍慶宮淑妃巴特瑪則是來自于阿霸垓博爾濟吉特氏,是皇太極所接收的察哈爾林丹汗的妃子。

如果可以自己做主的話,布木布泰是絕對不愿意看到姐姐海蘭珠的到來的,這意味著她成了姑姑哲哲的棄子。在皇太極的后宮,沒有兒子的哲哲仍可安枕無憂,因為她是無可動搖的正宮皇后。而對于布木布泰則比較尷尬,皇太極的寵愛早已不再,眼看著后宮越來越多的美女出現,她似乎仍可以說她來自高貴的科爾沁,她還有皇后哲哲的撐腰庇護來自我保護。但是隨著海蘭珠的到來,連這一重身份也似乎無以為憑了——連哲哲都放棄她了。

后宮五宮的分封,更是顯得她地位降低,宸妃海蘭珠、貴妃娜木鐘、淑妃巴特瑪,一個個都比她晚來得多,甚至她還為皇太極生了三個女兒,她的地位卻不如嫁過人的未曾為皇太極生育過孩子的這三個寵妃。顯然若不是因為看在皇后哲哲和科爾沁草原的面子上,她連五宮主位都入不了。相形之下,二十四歲的布木布泰顯得光彩黯淡。然而上帝給人關上了一扇門,也許就能夠給人打開一面窗。

封妃之后的第二年,二十八歲的宸妃海蘭珠終于懷孕了,這個消息令得皇太極欣喜若狂,他的兒子已經有七個了,可還是為了和自己心愛的女人共同孕育孩子而高興。皇太極對海蘭珠的感情已經不是帝王對妃子的感情了,而是愛情。海蘭珠的封號中用了帝王才能夠用的“宸”字,海蘭珠住的叫關雎宮,來自《詩經》上的愛情詩“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雖然此時皇太極名義上的妻子是哲哲,但是很顯然,皇太極以此舉動來表明,海蘭珠才是他真正情感意義的妻子。

海蘭珠懷孕的消息,終于令皇后哲哲也不安起來。以皇太極對海蘭珠的寵愛法,將來海蘭珠若是一舉得男,他是不是有可能廢了她這個總也生不出兒子來的皇后,而立海蘭珠為皇后呢?看來,這似乎是很有可能的一件事。

在皇太極的后宮生活了二十多年,深知皇太極個性也精于權術的皇后哲哲很快做出了決定,以她皇后和長輩的身份,不可能自己失了身份親自去和海蘭珠爭寵,但是她可以利用失寵已久的另一個侄女布木布泰來牽制海蘭珠的坐大。

這也許是哲哲的平衡之術,也許是布木布泰抓住了機會影響了哲哲,總之,姑侄倆又重新坐到一起來,哲哲決定再次推出布木布泰,由她在海蘭珠懷孕的時候侍寢皇太極。

對于皇太極來說已經審美疲勞的布木布泰比不得那些年輕美貌的新寵,想要十拿九穩而非只是一夜僥幸得子,而是借這一次機會重新翻身,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這非得過三關不可,不是一個人能夠辦到的。首先要皇后哲哲的幫助,其次要有正當寵的海蘭珠的許可,其三還得皇太極本人愿意才行。

要從正專寵的海蘭珠手中奪寵,非得有人出面說服海蘭珠不可,而這個人自然當仁不讓的就是皇后哲哲。海蘭珠懷孕期間,勢必不能繼續霸占皇太極,而在這期間若有其他妃子懷孕了,海蘭珠又不能一舉得男,則大有可能被他人分去寵愛。眼前就有貴妃娜木鐘和淑妃巴特瑪在虎視眈眈,其他庶妃側妃也都不是坐著吃干飯的,之前就在皇太極登基為皇帝之前,有兩個后宮女人在皇太極偶然一幸的機會下生下了皇六子與皇七子。與其讓別的女人得利,還不如由海蘭珠安排同為一家人的妹妹布木布泰侍寢,不管兩人誰懷孕,都是自己人,這話說動了海蘭珠,她同意了。同時,這也是皇后哲哲的雙保險措施,不管哪個侄女生下兒子,都算在她的名下,如果兩個都一齊生男孩,正好可以左右牽制,她這個皇后位就安穩了。

機會垂青于有準備的人,在崇德二年七月,繼宸妃海蘭珠生下皇八子之后,崇德三年正月,莊妃布木布泰在長達十年的苦盼中也終于生下了皇九子福臨。

兩個兒子兩重天,讓人不由地詫異,同樣是孩子的爹,做人怎么可以偏心成這樣。

皇八子降生,皇太極欣喜若狂,這孩子是他最心愛的女人所生的兒子,又是皇太極稱帝后誕生的第一個兒子,算得上真正的皇帝長子。他的誕生,讓皇太極宣布大赦天下,整個宮中內外盛京上下舉國大狂歡,這個孩子出生的一切待遇視同嫡后所生太子,甚至于不顧群臣的駭異,宣布要立這個連名字還沒有的孩子為皇太子。

這個他最心愛的孩子,皇太極甚至不愿意像他其他兒子那樣輕率地取名,而是要召集飽學儒士,上合天象下合地理地去商議,這孩子將是他的太子,他正打算揮師中原,也許這個孩子甚至會成為整個中原的皇太子、皇帝,做成他和他父親努爾哈赤夢想不到的事業。

皇太極對皇八子寄予了極大的夢想,然而,不知道是先天不足還是什么原因,皇八子自出生以來就一直體弱多病,才活了幾個月就一病而亡。

皇九子福臨降生的時間,恰在皇八子去世兩天之后。他的老爹沉浸于心愛的皇八子去世的悲痛中,他的出生顯得冷冷清清。

相較于皇八子出世時的普天同慶,福臨的出世連最微小的慶祝都沒有,皇八子剛死,誰敢找這不痛快去?

因為孩子降臨在永福宮,皇太極只匆匆地為孩子起名福臨,余下的就根本沒心思管了。他兒子生得多了,除非是他心愛的女人生的,否則也沒怎么往心里去。雖然這對福臨很不公平,但奇怪的是,后來連福臨自己,也繼承了這份獨對愛人的多情和對其他人的冷酷。

因為皇八子的夭折,令多情而脆弱的海蘭珠經不起這一打擊,思子成疾,漸漸成病。

無論皇太極給予海蘭珠再多的寵愛,再多的封號,再多的榮耀,也難以挽回海蘭珠漸漸流逝的生命,在皇八子去世三年后,海蘭珠終于香消玉殞。這時候皇太極正在攻打明軍守衛下的錦州城,接到海蘭珠垂危的消息,居然不顧戰事正在吃緊,丟下整支軍隊五天之內晝夜兼程趕回盛京,卻在趕到之際聽到海蘭珠剛剛去世一天的消息。皇太極殺人盈野血流成河眉頭也不皺一下,面對愛人去世的消息居然崩潰到當眾放聲痛哭,完全不顧自己是皇帝之尊,哭得毫無形象,甚至于哭到休克,足足五六個小時醒不過來,嚇得文武百官以為他哭死過去,亂成一團。

讓人無法想象,皇太極這樣一個爭霸天下的人,竟然會在感情上如此深情,如此執著,甚至是真正的不愛江山愛美人。接下來的日子里,皇太極的舉止一片混亂,他不停地對別人也對自己說:“朕生為撫世安民,豈為一婦人哉!”越是這么說,他越是陷入此中難以自拔,他近乎病態地沉湎于對海蘭珠的悲悼之中,為她舉行國喪,因在她的喪期不夠恭敬還處罰了兩個親王。

海蘭珠的死,像是令皇太極完全失去了生氣,他的身體也迅速垮了下來,海蘭珠死去兩年之后,皇太極猝死于皇后哲哲的宮中。

皇太極的死,引發了清王朝的又一次帝位之爭,也將布木布泰推到了一個歷史的關鍵轉折點上。

對于從來沒有被皇太極真正愛過的布木布泰來說,皇太極和海蘭珠的感情令她難以理解,這樣一個帝王,竟然會為一個女人瘋狂,而她只能做一個遠遠的旁觀者。但是幸而,他給她留下了一個兒子。一個能夠繼承皇位的兒子。

皇太極死后,皇位的大熱門人選是努爾哈赤的第十四子睿親王多爾袞與皇太極的長子肅親王豪格。這兩人不但各擁勢力,而且軍功赫赫,但是又有致命的缺陷。兩黃旗只肯擁立皇太極的兒子,而豪格又出身低微。于是多爾袞想了一個折中的主意,他可以擁立皇太極的兒子登位,但必須是出自五宮后妃的皇子。

皇太極的兒子雖然很多,但是滿人一向“子以母貴”,繼承人只能從五宮后妃的孩子中選擇。豪格雖為皇太極的長子,但是他的生母烏拉那拉氏身份低微,盡管他戰功顯赫,甚至可以參與軍機,但顯然皇太極從來也沒有把他當成繼承人考慮過,這一點,恐怕所有的王公親貴心里都很清楚。整個五宮后妃中,只有麟趾宮貴妃娜木鐘生下了皇十一子博穆博果爾,時為兩歲;永福宮莊妃布木布泰生下了皇九子福臨,時為六歲。

雖然說貴妃娜木鐘的位份在莊妃布木布泰之上,但是如果要把布木布泰背后的皇后哲哲也算上的話,結果自然不同。如果再算上哲哲背后的科爾沁草原的蒙古鐵騎,那份量就更不一樣了。娜木鐘只是被皇太極所滅亡的察哈爾林丹汗的遺孀,背后的勢力早已經蕩然無存,博穆博果爾更是還在吃奶的時候。

皇后哲哲當年的雙保險終于派上用場,在失去海蘭珠的兒子后,她這一系還有布木布泰的兒子福臨。哲哲執掌中宮數十年,早在努爾哈赤時代就為皇太極出謀劃策,在王族在群臣中都很有威望,就連多爾袞年幼失母,還由哲哲撫養過一段時間。哲哲說出來的話,多爾袞和豪格都輕易不敢駁她。

就這樣,六歲的福臨登上了帝位。嫡母哲哲被封為母后皇太后,生母布木布泰被奉為圣母皇太后,于次年改元順治。

順治一登基,好事兒接連往下掉。沒過幾個月,李自成打進北京城,崇禎吊死煤山,吳三桂沖冠一怒為紅顏,打開山海關迎進辮子軍。順治元年四月,清兵入關,十月初一,福臨入京,江山改為大清朝。

一切來得太快,快到大清國所有的人都一時轉不過神來。怎么,竟然會這么快就成為中原之主了,太祖努爾哈赤、太宗皇太極一生浴血都仰望山海關而不得入,只能關外打轉,怎么就一眨眼就已經坐在紫禁城金鑾殿上了呢?

鬧哄哄鬧哄哄,人人都不知道了方向,但一醒過來,都開始打各自的小算盤了。

首先是攝政王多爾袞,當初他率先進了紫禁城,當時就有臣下勸他直接稱帝,江山是他打的,制度是他訂的,稱帝也無可厚非。但是當時多爾袞有其他的想法,雖然說得了紫禁城,但是李自成、張獻忠等勢力還在,明朝宗室在南方又建立了小朝廷,如果這個時候他自己稱帝,就勢必要和還掌握著軍權的豪格以及小皇帝順治背后的蒙古鐵騎翻臉。江山還未一統,現在就翻臉必是不明智。

直過了幾年,李自成、張獻忠勢力也打完了,南明小朝廷也滅了,這時候多爾袞也沒閑著,一直在逐步動手。剛開始和多爾袞一起輔政的還有鄭親王濟爾哈朗,等多爾袞進了北京城,如此大功,自然把濟爾哈朗擠下馬。然后,順治三年開始收拾豪格,派他去打張獻忠,等豪格PK完張獻忠,手頭的兵馬也打得差不多了,一回京就讓多爾袞安個罪名收拾了。

當然在這件事上,哲哲和布木布泰是樂見其成的,豪格這個屢立軍功的哥哥,實在是小福臨的一個潛在對手。

這個時候,多爾袞的地位也不斷上升,從“皇叔攝政王”一直升到“皇父攝政王”,這就出來一個流言,即“孝莊下嫁多爾袞”。南明小朝廷的詩人張煌言,揮筆寫下一首詩:“上壽觴為合巹尊,慈寧宮里爛盈門。春宮昨進新儀注,大禮恭逢太后婚。”這首詩廣為流傳,讓很多人相信它是真的,甚至后來人編派出無數有關多爾袞和布木布泰青梅竹馬的絕世愛情,以及多爾袞為情讓江山的故事,更有甚者連福臨的老爹都在野史中改換成多爾袞了。

而事實上布木布泰有沒有可能和多爾袞發生愛情甚至結婚呢?咱們還是從布木布泰來到盛京開始說起吧。這一年布木布泰十三歲,和多爾袞同歲。一個是四貝勒皇太極的妾室,一個是可汗努爾哈赤的愛子。當時皇太極在積極地謀奪汗位,和多爾袞的母親阿巴亥勢成水火。盡管兩人年紀差不多,估計多爾袞也不會沒事跑到皇太極的內帳去跟他的小妾培養青梅竹馬。

次年,阿巴亥死了,多爾袞新逢喪母失位之痛,皇太極處處提防,而這段時間里,布木布泰開始懷孕,跟著就接二連三地為皇太極生女兒。此后,盛京新宮殿蓋起,皇太極稱帝,后妃們住進深宮內院,多爾袞帶著兵馬南征北戰,也沒機會碰面。

直到皇太極去世,哲哲和布木布泰成為皇太后,才和多爾袞在皇權上產生了既相互利用又相互算計的關系。哲哲身為正宮皇后,又是長輩,她的面子不能駁;多爾袞是手握天下的攝政王,他的勢力步步擴張也是不容阻攔。兩人若是發生利益沖突,兩個大佬在一起誰讓誰呢?好在有布木布泰在兩個大佬面前放低姿態,從中周旋。多爾袞有什么要求,由布木布泰轉換成宛轉的意思,她和哲哲可以關起門來商量之后有條件地讓步。而哲哲和布木布泰要抑止多爾袞的手段,也是布木布泰以一個讓多爾袞接受的方式來回復于他。

在這種接觸之下,兩個野心勃勃的人表面上要融洽和諧,暗中要步步算計,說話也得半真半假,此時若是產生什么曖昧之情,估計也是以算計居多。

但也只限于曖昧,我們從國內任何官方材料中,找不到太后下嫁的材料,若說是順治或者后來的皇帝出于掩蓋之心把材料給毀滅了,但是從朝鮮的李朝記錄里,可以看到這個時期和清王朝頻繁交往的記錄,卻也沒有任何這方面的實錄。

若是兩人非官方地結婚,那我們再把時間往上推一下,遼朝的蕭太后是曾經和韓德讓非官方成婚過的。當時蕭太后召集文武大臣到韓德讓的帳中舉行盛宴,讓皇帝和諸親王以父禮對待韓德讓,并和韓德讓同行同住,同進同出,甚至一齊并肩坐著接見外國使臣簽訂文書,讓小皇帝坐在下首。

而多爾袞和布木布泰卻毫無這方面的記錄,多爾袞沒有住在皇宮里,布木布泰也沒有住進攝政王府。太后若是下嫁,自然不可能跟別的女人一起分享丈夫,據說蕭太后就因此毒死了韓德讓的妻子李氏,但是很明顯,在順治五年多爾袞在封為“皇父攝政王”之后,仍然頻頻地收納新寵。順治七年,多爾袞納了朝鮮李朝的兩位公主,又將侄子豪格的寡妻收入他的后宮。另外,見于史料的還有他收過布木布泰的哥哥吳克善親王以及其他貴族向他進獻的美女等。

僅僅以“皇父攝政王”中的皇父二字,來斷定太后下嫁,則未免就是張煌言這樣的文人想象力太過旺盛罷了。“皇父”之稱,只是在名義上出于小皇帝對輔政之人的尊稱,如同史不絕書的“仲父”、“亞父”、“季父”之類的稱呼罷了。

何況,順治五年多爾袞受封“皇父攝政王”的時候,多爾袞的原配妻子博爾濟吉特氏仍活著,那是和布木布泰同時嫁過來的哲哲的另一個侄女,她到了順治六年才去世。多爾袞的后宮中還有一個姓博爾濟吉特氏的,就是貴妃娜木鐘和林丹汗所生的女兒。布木布泰這邊,正宮皇太后哲哲還活著,又怎么能夠容許兩人成親?

那么,既然多爾袞和布木布泰傳出這樣的流言來,兩人確定沒有成親,那么這兩個人有愛情嗎?

我們若是把多爾袞死后不到一個多月,就被剝奪所有的封號,甚至要被從墳墓中拉出來鞭尸示眾的情況聯想起來,就可知道布木布泰和多爾袞的情誼有多好了。假設她對他說類似“我想死你了”的情話,我估計其真實的意思就是“我好想你死了”。雖然鞭尸的行為掛在順治的名下,但是此時順治剛剛親政,這時候作為皇太后的布木布泰只怕擁有的發言權更大,鞭尸此種旨意,縱然不是出自她的授意,至少也是出自她的支持和默許。這種恨意連尸體都不放過,可以想象布木布泰此刻委曲求全的心有多么憤怒,縱有打情罵俏,只怕也是暗含殺機吧。

再看多爾袞,據史載,順治六年“攝政王多爾袞的元妃去世。命令兩白旗牛錄、章京以上官員及官員的妻子都穿著白色喪服,其他六旗的牛錄、章京以上官員都摘去紅頭纓”。為了元妃的死他大興喪葬之禮,為了娶朝鮮妻子,他親自跑去山海關迎親,又納豪格的妻子,若說什么他對孝莊情深義重,那這些行為又是為了什么呢?

所以兩人之間真正的關系,只怕是笑里相迎暗藏著算計,咬牙切齒罷了。

另外傳得轟轟烈烈的緋聞,還有一個莊妃勸降洪承疇的事兒。據野史上說,洪承疇被抓寧死不降,范文程說洪承疇好色,于是皇太極派莊妃以色相誘勸降。

首先,莊妃是蒙古人,嫁給滿族人,又長年在后宮不得寵,想來皇太極不會為她請家教教漢語。直到清兵入關之后,我們還經常看到有記錄說孝莊跟大臣們用滿語交流。你要想想咱們學英語之難,就知道以莊妃的環境用漢語來勸降有多大可能。老洪是漢人,估計不會說滿語,就算會說未降時也不屑說。兩人語言不通,兩句半漢語對兩句半滿語,能溝通出個什么呢?

再說,以皇太極的審美眼光看來,莊妃并不算是無可取代的大美人,否則他也不會把她扔到五宮排名最后一個。此時他手頭剛剛接收了林丹汗的N多女人正沒處分配呢,好像還分了不少給自己的兄弟和兒子。此時莊妃剛剛生完福臨不久,皇八子已死,福臨是目前后五宮唯一的男孩,他能讓孩子的媽去找老洪嗎?若要真心招降洪某,干脆送他幾個年輕漂亮的不更好,拿個他看得到吃不著的去引誘他,這不是招攬是結仇了,嘿嘿嘿!

洪承疇之降,原因一來是同為降臣的范文程將心比心式的說服;二來是因為崇禎殺了袁崇煥的心理陰影再加上皇太極的籠絡;第三是他還貪生,范文程很肯定地說洪某連衣服掉灰塵都注意,他一定沒打算以死報國。

事實上,洪承疇的歸降與布木布泰無關,只不過是漢人氣憤老洪投降清朝,再加上不忿滿清入關,于是乎清朝的先帝頭上就綠云罩頂,小皇帝便老子眾多。降臣洪承疇、權臣多爾袞都紛紛成為艷情故事男主角,幸虧吳三桂已經分配到一個更多香艷傳說的陳圓圓,否則說不定也會在這出艷情記里參演一角。

雖然兩宮皇太后并尊,但只編派木布木泰,不編派哲哲,估計一來是哲哲年紀過大,不夠資格作艷情小說女主角;二來哲哲不是皇帝的親媽,編派起來隔一層;三來是因為哲哲去世得早的緣故。普羅大眾的耳朵還沒來得及聽說到這一位皇太后的存在,就已經沒什么可說了。

順治六年,母后皇太后哲哲去世,她死后,被追謚為孝端文皇太后。對于哲哲的死,也許布木布泰是松了一口氣的,這位姑姑操縱了她的前半生,她的婚姻、她的生育、她的行事做人。雖然此時她也做了六年的皇太后,卻是無時不處在哲哲的陰影之下,從未正式發號施令過一天。

然而,松了一口氣,卻懸起一顆心,最后一個可以節制多爾袞的人也去世了,再也無人能夠控制多爾袞了。

此時的多爾袞身體也在走下坡路,唯其如此,他更不甘心就此放手,而在更積極地進行登上皇位的舉動,他在自己的府中穿起龍袍,他頻頻調集自己所屬的兩白旗軍隊……

布木布泰奈何不了多爾袞,她所能想的辦法就是盡量地拖住多爾袞稱帝的步伐,為此不惜委曲求全,步步退讓,然而仍然是沒有足夠有力的措施,來阻止多爾袞的稱帝進程。

這時候命運之神似乎又站在布木布泰這一邊了。就在多爾袞加緊稱帝的時候,卻于順治七年十一月,出塞外打獵時突然發病身亡。

于是,順治在做了七年皇帝之后終于可以親政了,布木布泰在做了七年的皇太后之后終于可以當家做主了。

為了穩定多爾袞的舊部,多爾袞靈柩回京時,順治親率諸王大臣出城恭迎并頒布哀悼詔書,命令以皇帝的規格來安葬他,追封多爾袞為誠敬義皇帝,廟號成宗,升祔太廟。但是僅過了不到一個月,死去的多爾袞就被以謀反的罪名清算,削去爵位,撤出宗廟,開除宗室名分,沒收家產,平毀陵墓,死后鞭尸。布木布泰母子倆,終于徹底出了壓在心頭長達七年之久的惡氣。

直到一百多年以后,乾隆才徹底為多爾袞平反昭雪。他稱贊多爾袞“撫定疆陲,一切創制規模皆所經畫,尋即迎世祖車駕入都,定國開基,成一統之業,厥功最著”,并說多爾袞的冤案乃是“宵小奸謀,構成冤獄”,雖然把罪責推于臣下,但這“宵小奸謀”四字評價,叫這個案子的實際操作人布木布泰和福臨若死后有知,不知道做何感想。

一切都結束了,然而一切都并未結束。人們往往以為解決了一個煩惱,結果卻發現新的煩惱開始了。

對于皇太后布木布泰來說,也是如此,她的新煩惱來自兒子順治皇帝。這個兒子,曾經給她帶來無上的榮耀,因為有了這個兒子,她的身份從地到天;因為有了這個兒子,她從一個五宮排名最末的失寵妃子,而一躍成為萬眾矚目的帝國皇太后。也同樣是這個兒子,讓她傷心、失望、煩惱無限。

她認為滿蒙貴族是立國的根本,而順治卻更愿意大力推進漢化,提升漢人官員,打壓滿蒙貴族;她為兒子安排來自娘家科爾沁草原的侄女為皇后,而順治卻因這門婚姻是多爾袞在世時所訂而一力反對到底,尋事生釁地廢除皇后;更令布木布泰驚駭的是,順治居然逼死親弟弟博穆博果爾,娶了博穆博果爾的妻子董鄂氏為妃,還要變本加厲地封她為皇后。

董鄂妃,在民間演義里被指為冒辟疆之妾秦淮名妓董小宛,然而事實上,只是看到一個董字就望文生義了。而董鄂妃并不姓董,而是姓董鄂氏,她是大臣鄂碩的女兒,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滿人,董鄂氏又被譯成棟鄂妃。如果她被稱之為棟鄂妃,則董小宛的傳說就不會發生了。音譯的錯誤,卻以訛傳訛變成了一段離奇的愛情傳說。

也許癡情和命運也會遺傳,順治對董鄂妃的感情,一如皇太極對海蘭珠,甚至于董鄂妃和海蘭珠兩位絕代佳人的命運也是如此相似。她們都曾經是再嫁之身,她們都集萬千寵愛在一身,她們都生下過兒子,她們的兒子都活不過一歲,她們同樣因喪子之痛而香消玉殞,而在她們死后,她們的皇帝丈夫也都因為思念而追隨她們而去。

對于布木布泰來說,事情在完全失控中急轉而下,而她卻眼睜睜地看著,無能為力。曾經有人說:“一個孩子的生命是母親給的,然而靈魂卻是他自己的。”順治這一生都和母親擰著干,這個孩子她寄望最深,卻傷她最重。

十八年前是皇太極,十八年后是順治,布木布泰這一生最重要的兩個男人,都為別的女人而瘋狂而死去,而她憤怒卻無奈。

布木布泰這一生,性格始終不夠強悍。同樣是丈夫、情人、兒子、江山這四樣東西,我們可以看一看數百年前的蕭綽是如何享受著圓滿的一切的。當然,總有人為她辯護說,這兩人所處的時代不同,布木布泰所受到的環境限制太多。然而真正的強者,是可以操縱環境的人,而不是被環境所操縱,她可以開山辟水,遇神誅神遇鬼殺鬼。被環境所限的人,始終是強悍不足。

甚至可以放在同一個清代,三十歲從未掌政歷事的慈禧太后,可以在執政之初,就輕易地殺掉三個顧命大臣,將攝政王奕兩廢兩立;而經歷過皇太極、多爾袞、順治三朝之后的孝莊,奈何不了攝政王多爾袞,奈何不了兒子順治,甚至看著自己親手提拔的顧命大臣鰲拜擅權亂政而動他不得,還要十五歲的小孫子康熙皇帝玄燁親自動手去擒下鰲拜。

但這也真是由她的生長環境所決定的。蕭綽出身尊貴,從小以后妃的標準培養,入宮即為皇后,操縱朝政,所以她的性格自信而強硬,她是太陽,她是月亮,她是宇宙的中心,丈夫、兒子、情人都要繞著她的心情而轉。而孝莊從小生長于大草原,十三歲時就受制于姑姑哲哲,如果她的性格也是這樣剛強、以自我為中心的話,那么她根本不能在那個環境中生存下去。

有人說政治家要具備“狠”和“忍”這兩方面,而事實上往往是能狠者不能忍,善忍者不能狠。三國鼎立,劉備得其忍,曹操得其狠,孫權雖說狠忍都有,卻是兩頭不靠岸。

布木布泰恐怕這一生都會為自己的不夠強悍而遺憾,也因此在順治死后,她挑選繼位的皇子時,挑中的卻是既不居長也不居貴的三皇子玄燁,或許也是看中了這個孩子的身上具有的她所不具備的膽量和當機立斷的特質。果然,玄燁這一生,擒鰲拜、平三藩、定臺灣,無一不是膽大而決斷的行為,成就了不世之功業。

布木布泰雖不能狠,但善忍,她的忍、她的周旋、她的拖延之術,為玄燁的成長贏得了時間,而成就了大清朝。

然而,于布木布泰這一生,最最重要的是她的壽命。

周伯通給郭靖講《九陰真經》的故事,黃裳苦心練就武功,哪知道他的敵人早已消逝在那個人人都躲不過的大限里了。

誰活得最久,誰就贏了。

誰笑到最后,誰笑得最好。

布木布泰一直活了七十五歲,在康熙二十六年才去世,她親眼看到了康熙盛世的蒸蒸日上,她享受著孫子給她奉上的無限尊號,皇太極、多爾袞、順治、康熙前期的功業歸于她一身。然而,如果她的壽命同海蘭珠、哲哲、董鄂妃、皇太極、多爾袞、順治一樣呢?那么她也早就淹沒在歷史的灰燼中了吧。這些人活著的時候,她沒贏過他們,然而她只贏得了一樣,就贏過了他們全部,那就是時間。

贏得時間,才是贏得永恒的勝利。

清太宗皇太極之莊妃,孝莊文皇太后博爾濟吉特氏布木布泰,是含笑離開這個世界的,生榮死哀。

上一章 返回本書 下一章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書籍目錄
北京pk10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