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天涯書庫 > 五代前的那些愛 > 后記

后記

人生,真的很奇妙。

雖然我們總會去規劃明天,乃至明年的工作,但你永遠不能確定,明年,甚至只是明天,你到底會遇上些什么人,會做些什么事兒!

我還清楚地記得,06年底,我規劃著來年的工作——上課、教學、科研……

但我沒有預料到,我在來年里,會結識一個叫徐明的人,會被他“拖進”那片光明的“萬家燈火”里來。

徐明是江蘇電視臺《萬家燈火》欄目的制片人,與我同齡,卻比我胖許多,也因此顯得胖得可愛。他總是在樂呵呵地說話,從我們偶然相識的那刻起就這樣。我被他打造《萬家燈火》這個欄目的構想所吸引,最終義無反顧地走了進來。

剛開始“觸電”,實在有幾分不適應。由于欄目初創的條件所限,我在演播室里,只能面對攝像機的燈光,卻看不到久已習慣的學生們求知的目光,這個過程讓人很茫然,說話的時候,“打嗑兒”、忘詞兒,甚至犯結巴,那都是常態。我幾乎要退卻,是徐明,和他手下那幫優秀的編導們,鼓勵我,幫助我,讓我最終堅持了下來。

八月的時候,七夕節近,江蘇電視臺策劃了一臺盛大的有關“東方情人節”電視大餐,而我則“前度劉郎今又來”,再次走進《萬家燈火》,主講這個“評點千古愛情”的系列。后來知道,這個系列本不是由我來講,只是欄目組看中了我有幾分“胡說八道”的口才,又是搞古代文學與文化研究的博士后,這才力排眾議,由我來講。

由于有了第一次“觸電”后的適應,這一回我漸漸放松了下來,也確實能按編導的要求,把攝像機毫無生命感的燈光,想象成觀眾們飽含情感色彩的目光。于是,終于能夠發揮出讓徐明和他的編導們所期待的“胡說八道”式的口才,洋洋灑灑地開講我的《傳世經典,傾城之愛》。這個過程,從適應到陶醉,我開始逐漸享受我的電視講學之旅,而讀者朋友見到的這本書,就是我當時在屏幕前那些口語的實錄。

按編輯的要求,本書出版時完全保留了我當時“信口開河”所述內容的原貌,甚至大量的口頭語也未做修改,按編輯老師的話,美其名曰——“原汁原味”!

可我卻不由得有幾分惶恐,怕它不嚴謹,也不夠嚴肅!尤其是一些引述他人觀點的地方未能像學術著作一樣予以文獻標注,比如西施與王昭君的故事里參照了國內學者許暉的觀點,霍小玉的故事里參照了國內學者關四平的觀點,唐明皇與楊貴婦的故事則參照了網絡作家江湖夜雨的觀點等等。在此一并聲明,并表示感謝。

還要感謝盧海鳴、濮小南與徐延平三位老師,他們為我的講座準備了許多材料。

另外,還有我的學生張昱、陳妙閩、彭藝斌、黃琰,我常與他們開玩笑,目之以私塾弟子,他們也幫我查閱過一些資料,也是幫助過我的人,在此一并感謝。

事實上,要感謝的人很多,因為沒有他人的扶助,一個人在漫漫紅塵路上不可能走下來,走到現在。在人生的這段旅程里,雖然“路漫漫其修遠”,但幸運的是,始終會有關愛你的人,一路,與你同在!

佛言:“我今說之,汝等樂聞。”佛是快樂的,因為他講的話,人們都喜歡聽。這種快樂讓人羨慕。但愿書里那些大白話式的羅嗦語也能給讀者朋友帶來閱讀時的快感,這是寫這段文字時最大的心愿。

謹以此記!

酈波

于仙林仙鶴山下

丁亥歲秋

北京pk10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