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書庫 > 五鳳纏龍 > 第二十三章 靖平安樂

第二十三章 靖平安樂

作者:天宇 發表時間:2014-05-17

    時光匆匆日復一日,轉眼已過了五個月。

    飛虎堂總堂及七處分堂,皆在同一日突然貼出了一張告示,其內詳注四條有關飛虎堂所屬的重大利益。

    一,飛虎堂堂規已然重新修正,雖較以往更為嚴厲但并未違返情理,只要不違堂規不做不仁不義之事,不做仗勢欺人之事便無礙,否則輕者逐出重者嚴懲逐出,但也有善行獎勵條規。

    二,飛虎堂所屬飛虎武士皆須習練總堂主所演匯的飛虎刀法,若有進取之心尚可在各堂習武室進修,并每隔半年舉行一次武試,進級者皆可提升,護法之上者也可進級提升另行分派。

    三,飛虎堂所屬不論身份地位皆是飛虎堂命脈,不容外人惡意欺凌殘害,只要在無過錯而遭外人欺凌,飛虎堂必將盡所有之力討回公道而無畏。

    四,飛虎堂所屬及家眷,若有喜慶婚尚可視情補助,染疾者可獲得全力醫療,另有學堂可供子女入學,若是老弱殘障不適執勤者,也可轉任堂主開設的營生店堂夥計,或是專為年老體衰身軀重殘者所設的延壽堂安養,一切費用全由堂中開銷,對于陣亡者不但可列入忠義樓內所供的忠義榜內,家屬尚可獲得重金撫恤無生活遭困,家屬尚可優先入營生店堂工作。

    此套新制一經公告實施后,果然令所屬欣喜振奮得齊聲叫好,因為此新制不但對將獨身之人的一切生涯皆有安排妥當,甚而也保障了所屬家眷已不再有后顧之憂,也不須擔心年老之后要何去何從如何生活!

    此等極力照顧所屬的優厚制度乃是江湖武林中任何名門大幫未曾有過的,可說是開古今例,因此在欣喜笑談中逐漸凝聚了上下所屬的向心力,全心全意的奉行不違并維護飛虎堂的名聲及利益,不容外人損及飛虎堂的名聲利益。

    飛虎堂如此照顧所屬的制度,乃是江湖武林各門派幫會世家豪門從未有過的,可說是創古今之先例,因此不到幾日已傳遍了轄境內的武林同道及百姓,甚而逐漸外傳至四周江湖武林。

    首先便是魯、燕兩地的江湖武林同道驚異得難以置信,幾經打探詢問所得全然相同,這才相信千真萬確毫無虛假,因此不但敬佩金銀令主有如此開闊胸襟照顧所屬,并也羨慕飛虎堂所屬能獲得如此妥善的照顧,且能不須拜師便可進習武林門派從不輕傳的武功。

    就在消息廣傳之后不到兩個月,突然在七處分堂附近有三個曾是脫離飛虎幫自立旗幟的小門小幫,因門下調零勢力薄弱已無法再由江湖武林脫穎而出,闖響名聲,加之如今的飛虎堂已屬正道幫會且甚為照顧下屬,因此竟又自愿投靠飛虎堂成為一處分堂。

    另外有兩上世家及一豪門,因只余老弱婦孺孤兒寡婦,再也無力支撐原有門風,并且也不愿再涉足刀頭舔血有性命之危的江湖歲月,而退出江湖成為尋常百姓,但又顧及家居鄉親不受惡霸黑道欺凌,因此便求請飛虎堂在境內設立分堂保護鄉親的安寧。

    如此一來,飛虎堂立即多了六處分堂,勢力范圍續又闊增三百里方圓,使得七百里之地盡屬飛虎堂所轄。

    分堂突然多了六處,雖然投靠的門幫也有七百之眾但依然不敷分派,尚幸在此期間也有不少魯境內的貧困苦力,以及略有武功根基的三流壯漢也己一一前往各地分堂投效,因此也新收錄了五百余人,勉強將新增的六處分堂,皆駐有兩百人左右,而六處新增分堂中的其中三分堂主,仍然由投效的門幫首腦職掌,而所屬也依然如舊,只另派六名正義使者協助。

    至于新設的另三處分堂,則由正義使者暫代分堂主,所屬則由鄰近分堂調派一隊飛虎武士再另補新錄的武士一百名。

    飛虎堂分堂突增近倍共達三十處分堂,雖然人數也已增至二千三百人左右,再加上眷屬兼職的仆婦雜役也有三百余人,但仍然不敷所需。

    然而飛虎堂的名聲逐漸響亮,且照顧屬下的優厚待遇也廣傳整個江湖武林后,遠在江南、中原、冀燕之地,行道江湖甚久但依然默默無聞毫無成就,以及心性不適浪跡江湖的武林人,也己三三兩兩的結伴前往飛虎堂各地分堂投效,因此已逐漸收錄了不少武林的新近人才。

    不過投效之人也并非來者不拒,而是寧缺勿濫的有所選擇,不問武功高低也不在意在江湖武林中的身份如何,唯一注重的便是個人的心性操守,心術不正之人絕不錄用,略有小過或為情所逼犯錯之人則不拒,若遇有作惡多端的黑道邪魔,不但不收錄甚而還義正嚴詞的警告不得在轄境內作惡,否則一經查出必定嚴懲,縱然逃離轄境也將派人追及嚴懲或誅除。

    如此一來果然有少人自打退堂鼓轉返來處,當然也有些暴戾兇殘之人,在羞憤中意欲搔擾,但卻見有數名年約雙十左右的青年男女或坐或站,將地面上的一些碎石一一拾取掐成石粉玩耍,有的則是手執大刀或柳葉刀不時虛空砍削,竟見身前丈余地面上有如鬼畫符般的不時削出一道道深紋,竟然是己經練至刀罡的高手,能虛空施展刀罡之人其功力至少有五十年之上,當然武功刀法也絕不含糊,況且非僅一人而是五、六名之多。

    因此使得心中生忿的兇惡之人,內心驚震生畏,自知在那些年輕人之前討不了好處,又怎敢自取其辱遭人恥笑,只能忿恨默不吭聲的離去了。

    但也有黑道邪魔殘心鬼手竟無視正義使者的存在,仗恃自己乃是功力高深,且受武林畏懼的兇殘前輩,因此便毫無顧忌的大鬧飛虎堂在肥城分堂所設的收錄場所,不但擊傷了一名飛虎頭目,甚而殘狠的震斃兩名飛虎武士。

    然而一名翠衣正義使者大怒嬌叱聲中,已然施展出凌厲狂烈的刀法,竟然只在第四招時便將殘心鬼手砍殺身亡。

    在場的上百各萬武林人,皆親眼目睹戰況,俱都震駭成名二十余年的黑道邪魔,只在短短片刻間便已身中數刀而亡,而且并非是刀身直接臨身竟是遭刀罡入體而亡。

    如此令人震驚,贊佩的功力及招式,更使得前來投效之人信心大增,另外也使得其他兇人怎敢再有心生報復之心?

    勢力逐年擴增龐大,人數也年年增加的飛虎堂在第四年時分堂已然擴增至三十一處,較以往飛虎幫時還要多出四處,勢力已然攮括整個魯地,北至冀燕清苑及滄城與云燕幫以巨河為界,西至太行山及汴州與呂梁山寨、少林寺為鄰,南面則至淮水北岸,與淮南幫、紫衣幫對峙,但因律己甚嚴少有爭紛發生,縱然也曾有過拼斗但皆占著公理令對方毫無藉故挑擾。

    如今所屬的人數也己暴增為二萬三千六百余人,其中一流高手或之上的有三十八名,其中功力最高的四人已分掌東青龍,西白虎,南朱雀,北玄武四方宿主,每名宿主掌理七至八處不等的分堂,手下也各有十名功力高達一流之上的星宿主,另有兩名飛虎頭目及一百名飛虎武士。

    除了小門小幫投效的分堂主及所屬不變外,每處分堂皆增補至分堂護法八名,飛虎頭目六名、飛虎武士三百名,再加上雜役仆婦共有三百五十名的人數。

    另外在各大城邑,鄉鎮中新增的騾馬車行、貨棧、飯館、酒樓、客棧及雜貨等營生店堂也已多達兩百多家,除了皆由各分堂主掌管外,店堂夥計皆是所屬家眷或親友共同擔任。

    不過為了避免與名爭利,因此只要有百姓營生的生意便不設立,或是在南城有便往北城開,東城有便在西城設,使百姓營生絕不受害,而且飛虎堂不但與當地百姓相處融洽,且常助貧困或協助解決爭紛,使百姓皆能生活安寧,當然便不會有什么稷狐社鼠之類的地痞惡霸敢欺凌百姓,便是一些貪官污吏也頗為收斂的不敢明目張膽壓迫百姓。

    如此的飛虎堂又怎會受到百姓或官府的歧視?不但不會反而會盡力維護不容外人污蔑,至于飛虎堂內部,除了照顧所屬及家眷的生活外,任何人皆可在飛虎堂中進修武功,尤其是總堂囑令飛虎頭目、飛虎武士必須習練的飛虎氣功及飛虎刀法三十六招,使頭目及武士皆能增進武功。

    飛虎氣功乃是金甲令主陶震岳將混元神功修改成較簡單易學的內功,可供武功低微的頭目武士習練增進內功,方能增加所習武技的威力。

    飛虎刀三十六招則是將一般慣用的尋常刀法取出精妙刀招,再逐一修正融合連貫成極為實用且威勢不弱的刀法。

    對于護法之上的所屬,因自身各有所學且已達至某一程度,所以并未勉強習練何種武功,但卻有許多武功秘笈心法、招式的注解皆詳述其中優劣,供參考研習增進自身所學,或改進所學中的缺點破綻。

    另外也有金甲令主將眾多秘笈中的掌拳爪招式精淬融合,研貫一套極為適合近身搏斗的飛虎手二十四式供護法之上的所屬自由研習修練。

    金甲令主陶震岳歷經三年余的時光,終日埋首于眾多武功秘笈研習,果然將眾多秘笈內的精奧玄妙之處深入腦海增進了武學的奧理,似乎己能在投手抬足之間便能藉由各種不同姿勢中施展出最旺盛強勁的力道,已然略有無招勝有招的至高境界概念了。

    天甲神功乃是遠古神功,但爾后數年中,后代研練發現了許多奇經異脈皆是天甲神功所不及的。

    但天甲神功并非全屬修練內功的心法。而是另有配合槍法、拳勁的特異神功,可使功力雖未曾修練臻至,但己可藉由神功連續擊出拳勁以及藉由兵器施展逼出鋒芒,此乃江湖武林中獨樹一格的特異神功。

    因此為了保有天甲神功的特異功能,便將未能達至的一些奇經異脈,擇取其它心法中的循行心法,逐一增修融會貫通使天甲神功更為完善,能將丹田真氣遁行全身四肢百骸,將真氣滿布全身各處更形密實,并且另取天心神功之名。

    陰陽如意槍法也融匯了后代武林中新創的槍戟招式,并以神行無影的身法心得創出了配合搶招的身法,使雙槍招式更為迅疾凌厲。

    至于單獨施展的槍法,則依陰陽如意槍法男女不同的槍招再增補不少其它門派中的精招妙工,將以往所顯露的破綻一一彌補后,己精淬出如意槍法二十四招四十八式,而且皆有配合槍法的身法增進威力。

    裂岳神拳也經由眾多秘笈中的拳招,以及狂鷹所著小冊內原本便適合拳掌的招式擇出,逐一穿插匯合順暢,成為可拳可掌不同以往的天罡拳十八招三十六式。

    狂鷹所著的日月雙環招式共有八十余招,擇取其中原屬拳掌爪指的招式,創出天玄手十八招三十六式,兵器招式又連貫出順暢無隙攻守兼俱的無畏刀二十六招五十二式。

    各種招式若連貫一成不變,其中一招如被對手封擋后次招便難魚貫施展,因此最上乘的招式皆有一招兩式可交替施展,不論哪一式被化解立可變化另一式繼續施展攻勢,以免招式停頓予人可趁之機。

    這也是金甲令主陶震岳與狂鷹激斗之時曾遭遇過的困境,常被對方玄妙的招式擋后而有微頓,而使招式有了連貫不順的情況,故而才精心研創陰陽雙式。

    金甲令主陶震岳嘔心瀝血耗費了三年的時光,終于大功告成的精研融會出天心神功、陰陽如意槍法、如意槍法、天罡拳、天玄手、無畏刀、飛虎手、飛虎氣功、飛虎刀法等等。

    除了天心神功、陰陽如意槍法、如意槍法、天罡拳為夫妻倆獨有之外,正義使者及將軍寨之弟子皆可習練天甲神功、裂岳神拳、天玄手、無畏刀、七絕刀、天地雙刀以及凌云身法,至于其它武功也可自由習練。

    而飛虎堂護法級之上的除了可自由習練飛虎手外,也有七絕刀及天地雙刀可自由習練。

    至于飛虎頭目及飛虎武士除了可習飛虎氣功、飛虎刀法外,另也有兩招單獨施展的玄奧刀招作為護身保命的絕招。

    從此飛虎堂所屬每日除了執勤外,少有人愿虛耗時光飲酒尋歡,十之八九皆勤習習武室內的各種武功增進所學,希望每半年的武試中可進級提升出人頭地。

    己然全數調回總堂的正義使者依然是每隔兩月輪調一次,除了一年兩次共四個月調至總堂外,其余時光除了在將軍寨勤習武功外,也可出寨在外玩樂或是陪伴家人出游,并有早已兩心相許的也趁此舉行婚配大禮,曾有一次居然有七對佳偶在同一天婚配成為夫婦。

    金銀令主夫婦倆欣見正義使者相互匹配良緣,既成夫妻又豈可分隔兩地,因此便將俱是正義使者身份的夫婦全然擇出留于將軍寨,一來可駐守將軍寨,二可教導寨中子弟習武,正義使者不足人數便可由所學有成的子弟增補。

    正義使者在飛虎總堂身份特殊,屬于總堂主金銀令主夫婦的親衛外,尚可由總巡察調派同巡各地分堂,掌有生殺調派之權,并且也職司出轄境外追緝誅除飛虎堂頒發幫的重責,因此時見六色正義使者在江湖武林中現身,當然使各方武林側目相視,但也引起一些武林門派幫會的猜疑。

    有一次!

    日隊六名使者遠行至江南蘇州追緝一名神出鬼沒,且功力高深的獨行邪怪鐵腳魅影仇心山,但卻遭紫衣幫的一名頭目藉故挑憂,竟被一名正義使者忿怒中出手摔出丈余才倉惶離去。

    六名日隊使者離蘇州前往杭州的途中,終于盯住了鐵腳魅影的行蹤,但是紫衣幫也己隨后趕至盯上了六名使者。

    日隊隊長周紀貴率著副隊長洪承祖及趙有志,以及三名使者,在空曠的鄉間道路中追及一名身穿黑長衫,身軀佝僂身形頻往右斜的鐵拐腳老者。

    右腳乃是為烏黑鐵腳的鐵腳魅影,耳聞身后蹄聲急璩,回首后望眼見六匹快騎疾馳而至,騎上六人俱是一色云目的長勁裝青年。

    六匹快騎瞬間馳至,并在鐵腳魅影身后勒騎頓止且同時翻身下馬,隊長周紀貴已抱拳沉聲問道:“敢問老前輩可晃武林中威名顯赫難得一見的鐵腳魅影仇老前輩?”

    鐵腳魅影仇心山眼見六人俱是年約三十不到的青年,看穿著打扮心知為同一幫派之人,似乎是江湖盛傳的正義使者,因此內心震驚且有數的倨傲冷哼道:“哼!哼!老夫正是鐵腳魅影仇心山,爾等想必便是金銀令主的手下正義使者啦,哼!憑爾等六個便敢遠追及此,既然如此那就莫怪老夫多殺幾個了!”

    周紀貴聯言頓時哈哈大笑道:“哈!哈!哈!仇前輩您老在半月之前殘害了本堂徐州分堂的一名護法及三名武士,因此我等奉令前來向仇前輩討個公道,如今仇前輩是要隨我等同返飛虎堂或是要在此一戰?”

    鐵腳魅影仇心山聞言,頓時狂傲的陰笑道:“嘿!嘿!嘿!小子大膽,竟敢在老夫面前狂言,嘿!嘿!……廢話少說,你們有本事就上吧!”

    周紀貴心知老魔狂傲殘狠,絕不會將自己兄弟六人放在眼內,因此內心冷笑的也不吭氣,左手一揮身后副隊長洪承祖己跨步上前,腰際大刀己執在手中笑道:“仇前輩,我乃正義使者副隊長洪承祖,請仇前輩指教!”

    “嘿!嘿!嘿!小子狂妄,憑你一個便想在老夫面前猖狂?你們六個一起上吧!”

    “哈哈!仇前輩您放心了,晚輩若不行自有同伴再向老前輩請教,您就放心大膽的出手吧!”

    鐵腳魅影仇心山聞言已是怒火高漲心生殘狠,正欲一擊誅殺這狂妄小子時,突見遠方數十丈的黃土道中,竟有一批紫衣人迅疾奔掠接近,似是紫衣幫之人。

    此時周紀貴六人也已驚見為數上百的紫衣幫之人奔掠而至,心知必是因數日之前出手懲治一名頭領之事,有意前來敵對或將引起戰端。

    周紀貴眉目略皺的疾思立時朝洪承祖及趙有志倆人說道:“你倆專責對付老魔,速戰速決免得遭紫衣幫從中干涉橫生節枝,若他們真要插手就由我們應付便是!”

    “隊長放心!老魔頭就交給我倆人了!”

    副隊長洪承祖及趙有志也唯恐紫衣幫從中作梗而遭老魔脫走,因此互打眼色后己一左一右的執刀逼向鐵腳魅影仇心山,并且喝道:“仇前輩,您老就接我兄弟倆的雙刀吧!”

    喝聲后,閃爍凌厲刀光的兩柄大刀已一左一右疾削而出,夾著尖嘯勁風罩向鐵腳魅影仇心山。

    仇老魔雖不知紫衣幫所為何來,但已想到必與這六個正義使者有關,當耳聞對方之言心知所料無誤,但已激使對方有速戰速決之心,因此心生警惕。

    眼見兩人步攻沉穩且身周散溢出一股殺氣,而且手中大刀竟然伸吐出一股凌厲刀氣,疾削而至,不由內心震驚得倒抽一口涼氣暗叫道:“啊?這倆今年輕人竟然功達氣貫刀身逼出刀罡之境?不妙……”

    內心雖驚震但己無暇細思的身形疾閃避開雙刀削勢,并已順手執出一柄怪異的外門兵器短柄月形斧,疾狠削向倆人頸項。

    左側的趙有志手中大刀落勢一頓反揚,刀迅疾迎向月形斧,右側的洪承祖身形斜側手中大刀也橫掃而出,疾如迅電的砍向老魔腰際。

    雖是有支鐵腳的仇老魔輕功甚佳,身軀滴溜溜的一旋已轉至兩人身后,手中月形爺也狠厲的削向兩人后頸。

    但洪、趙倆人刀勢一空也毫不怠慢的身軀疾圍,各自施展出七絕刀疾勁凌厲的攻向鐵腳魅影。

    鐵腳魅影仇心山手中月形斧剛出,竟見兩道凌厲刀光已一上一下的疾狠砍至,數道刀鋒罡氣已罩向身軀各要害之處,頓時內心驚駭得急忙暴退丈余。

    但是兩片凌厲疾狠的刀幕卻如影隨形的追擊而至,破空尖嘯的刀罡己疾勁的臨近身軀。

    月形斧狂烈的在身前幻出十二道斧影迎向刀罡,霎時只聽連珠炮的金鐵交鳴聲響起,刀光斧影頓斂,但卻有一片血雨飛濺。

    “啊……小子!老夫劈了你們……”

    鐵腳魅影仇心山驚叫狂喝聲中,月形斧已連連幻出十八道斧影狂烈攻向刀勢再出的兩人。

    兩片刀光勁疾迎著斧影,又是數聲勁急急脆鳴聲響起,倏見一片白云凌空而起,霎中驟然射出數道電光下劈,而另一道白影則突然一矮,身形貼地翻滾一匝三道刀光也由下上挑。

    鐵腳魅影仇心山手中短斧連連劇震招式己止,第二招剛一出手對方兩人竟一上一下的疾狠攻向自己上中下盤,道道刀光皆是劈削各處要害。

    原本左肩略有傷勢,雖無性命之危但卻己使鐵腳魅影內心驚駭,因此眼見對方刀光凌厲毒狠的上下交攻而至,立時依恃高深的輕功身法疾退丈余避開雙刀攻勢。

    身形暴退再進,趁刀勢弱時,手中月形斧疾狠的削向凌空下落的對手,右足鐵腳則疾踏正欲翻挺而起的對手。

    此時遠方疾掠奔至的百余名紫衣幫幫眾,已然接近不到五丈之地,日隊隊長周紀貴己率著三名使者攔在路中并喝道:“來人且住,我正義使者在此與仇敵鐵腳魅影拼斗,希望諸位莫要干涉!如有得罪之處尚請見諒!”

    紫衣幫為首的乃是三名統領(與飛虎堂護法等級相似),眼見四名云白勁裝的青年身后另有兩名正與一名鐵腳花發老者激戰,當耳聞那為首青年之言再細望那鐵腳老者,果然就是武林中,又狠又毒輕功高超的老魔頭鐵腳魅影仇心山。

    “噫?果然是仇老魔……”

    “啊?那兩個……天!仇老魔似乎處于劣勢……”

    “荀兄、梁兄!我等是要現在……”

    日隊隊長周紀貴此時眼見紫衣幫皆己停步在丈佘之地,立時抱拳續說道:“三位!仇老魔半月之前殘害了飛虎堂一名護法及三名飛虎武士,我正義使者日隊隊長率五名兄弟遠行追緝,途中曾與貴幫一位頭目有過小爭紛尚請見諒,但本隊隊長希望三位莫要為此引起貴幫與正義使者的不合,否則并非我等所愿了!”

    三名紫衣幫統領驚見對方兩名年輕者,竟然能施展出武林少有見的刀罡,內心驚駭之意可想而知了,但他們卻不知正義使者的功力最高者也不過達至三十余年略近四十年功力,完全是仗恃著天甲神功的獨特心法,才能真氣連綿貫注刀身施展出刀罡。

    但不論是功力或是內功心法之功,能施出刀罡卻是不假的事實,當然也非功力未達天地雙橋貫通的武林人所能抗衡,自是心中清楚非正義使者之敵了。

    三名紫衣幫統領內心驚駭的遙望三人戰況,只見刀罡凌厲飛閃中,老魔頭鐵腳魅影竟然只能仗恃著高絕的輕功身法閃避刀勢,且趁隙攻出數招方能與兩人戰個旗鼓相當,難分勝負。

    刀罡凌厲尖嘯斧影疾勁狂厲,洪承祖及趙有志倆人七絕刀已連施兩輪,尚未將身形疾如魅影的仇老魔擺平,內心中的怒氣也愈來愈高熾,雖早知仇老魔乃是武林中非比尋常的高手,初時雖因小視自己兄弟而失招遭致小創。但爾后便仗恃高妙的身法輕易的避開刀勢,因此雖在意料之中但仍怒己填膺,便聽洪承祖怒喝道:“仇老魔,你莫要仗著身法高奧,便自認我倆無奈何你,七絕刀法并無玄奧身法配合才容你仗著身法閃躲無傷,你就再接我兄弟的無畏刀法吧!”

    洪承祖喝聲之后,立時獲得趙有志的回應,倆人刀法迅變,凌厲刀勢雖驟然緩和,但卻威勢暴擴增強在身周近丈,再加上刀罡的勁芒以及隨刀挪移變幻的身形,使身周丈五之地俱在刀勢范圍內。

    兄弟倆人的夾攻中,立使鐵腳魅影仇心山陷于三丈方圓的兩片刀幕之中,不論身形如何變幻移掠皆被如影附形的刀勢追砍而難以脫出。

    鐵腳魅影仇心山內心驚震對方身形刀法一變,雖然己非方才招招皆往致命要害之處攻擊,但是刀幕卻擴增將三丈之地盡罩在內,使自己得以成名的輕功身法也難脫出刀勢之外,只能靠著手中斧封擋攻守兩人攻勢,因此心中己然涌出一股不祥之兆。

    七絕刀及天地雙刀乃是凌厲毒辣的殺招,專攻人身致命要害,因此雖凌厲但刀勢卻只在人身周圍兩尺左右,而無畏刀卻是攻守兼具雖無七絕刀的凌厲,可是配合了變幻莫測的身法后擴增至八尺方圓,當然使對手閃躲之勢較為困難。

    洪承祖及趙有志倆人刀法一變果然將仇老魔變幻迅疾的身形罩住,且挪移閃掠之勢逐漸遲緩,終于將他罩在兄弟倆的刀勢之中難以脫出,因此內心大喜得刀勢身形更加迅疾。

    在一旁觀戰的周紀貴四人,眼見洪、趙倆人刀法一變果然將鐵腳魅影仇心山罩在刀勢之中,因此皆放心的松了一口氣,心知此行任務即將達成可返回總堂繳令了。

    周紀貴轉望另一側的紫衣幫眾人,眼見那三名為首統領,皆面顯震驚睜大雙目的搖望戰況,不由內心涌升一股傲然之意,且含笑望著三人抱拳笑道:“三位請了,本隊長轄下的兩名副手雙戰老魔,雖有以多圍攻之嫌,但仇老魔乃前輩高手相信也無可厚非,至于我正義使者在貴幫轄境內誅敵,雖對貴幫或有何不悅,但這老邪魔心狠手辣時時危及武林同道,若一舉斃之也屬武林之幸,因此我等有何逾越之處尚請見諒,事成之后我等立時返轉不作逗留!”

    紫衣幫三名統領聞言后默默的互望了一眼,居中的荀姓統領己面色僵硬的強笑道:“周隊長客謙了,江湖道人盡可行,本幫也不禁各方同道在境內出入,只要未曾傷及本幫利益,自然也不能違反江湖道手插手同道的仇敵拼斗,至于爾等在蘇州出手……”

    但荀姓統領話未說完周紀貴又抱拳搶道:“三位,當時在場的除了貴幫的十余人外,另外也有數名武林同道在旁圍觀,想必貴已幫然察明事由始末是非曲直,本隊長在此愿向三位道歉,希望貴幫能諒解當時的處境,也乞望貴幫莫要因此有傷貴我雙方的和氣甚幸!”

    三名統領聞言內心中真是矛盾至極,論理,所察明的情況確是自家人仗勢欺人,而遭對方出手,可是在自家地盤,卻遭人出手打了同伙實是顏在大失有損聲威。

    不過對方既然巳開口道歉,而且……而且對方的功力身手……

    就在三名統領內心為難之際,倏聽一聲狂響起并聽鐵腳魅影仇心山厲叫道:“啊……小子!老夫跟你拼了!”

    眾人循聲望去,只見刀光飛閃中鐵腳魅影仇心山面色猙獰咬牙切齒的狂揮手中短斧攻撲兩名使者,但身上黑衫己是破裂數處露出內里中衣,且有血跡浸濕白色中衣,而左手竟然齊腕而斷不知飛向何處!

    “呔!仇老魔再接我兄弟十招!”

    “老魔納命來吧!”

    刀光更形勁疾的化為兩團刀幕,將黑色身軀罩得只能望見淡淡影子,似乎洪承祖及趙有志已提聚了全身功力,欲乘勢一舉搏殺老魔。

    果然就在刀光驟然勁疾凌盛中,尚未及六招時倏又聽刀光響起一聲凄厲的慘叫,并見血霧飛揚中兩團刀幕也同時驟斂,兩道云白身影已暴退丈外橫刀靜望身軀搖擺踉蹌豎立的鐵腳魅影仇心山。

    “小……小輩……老夫……恨……恨……”

    只見鐵腳魅影仇心山胸前至腹血水不斷溢流,而原本齊腕而斷的左臂又遭砍斷上臂只余數寸,肩下也有一道深及肋骨的傷口已可望見白骨,枯皺的面以蒼白,雙目散渙無神,憋著最后殘余真氣吃力的厲聲之后,終于直挺挺的仆倒地面動也不動了。

    一個縱橫江湖四十余年仗著高奧輕功神出鬼沒獨來獨往,且心狠手辣殺害無數武林同道的老邪魔鐵腳魅影仇心山,終于八十歲老娘倒繃孩子喪命在兩個年僅三十不到習功十年左右的年輕人刀下,算是報應當頭了。

    此時紫衣幫眾人,以及道途中兩頭遠方的行旅皆已望見激戰己止,并靜靜的望著六名云白勁裝青年牽騎上馬,朝各方略一抱拳后便往北疾馳而去。

    行旅之中也不乏一些武林同道,當緩緩行至鮮血滿地靜伏黃土路中的鐵腳魅影仇心山身旁,內心的震驚實在是難以置信,老魔頭竟是如此喪命在兩名正義使者的刀下,江湖傳訊迅疾,不到幾日已然傳遍了江南及擴至中原,鐵腳魅影仇心山之死雖大快人心,但也造成武林中的轟動且議論紛紛。

    飛虎堂及正義使者的名聲與日俱增威名大噪,但也因為飛虎堂發展擴增迅疾,實力己使整個江湖武林刮目相看,而且聲威也逐漸凌駕武林中的名門大幫。

    尤其是飛虎堂下至一個低微武士,個個皆勤習武功似乎己有武林中二流身手的境地,再加上個個皆以義為本以堂為榮,為了維護飛虎堂不惜灑熱血拋頭顱,如此的團結力量……而且有上萬人之眾……

    萬一某一天某一門幫與飛虎堂之人有了某種名利之爭而起了沖突,那豈不是要面對整個飛虎堂以及正義使者的敵視?以飛虎堂的堂規及平日作為,豈會輕易放過敵對幫?

    況且在武林中執牛耳的幾個名門大幫,豈肯容忍一個崛起數年的幫派,危及自身名聲地位或利益?因此江湖武林中開始有了一些不知從何涌升的暗潮,在江湖武林中逐漸擴散漫延——

上一章 返回本書 下一章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書籍目錄
北京pk10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