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書庫 > 五鳳纏龍 > 第三十六章 武林靖平

第三十六章 武林靖平

作者:天宇 發表時間:2014-05-17

    然而金甲令主陶震岳的拒絕之言一出,頓令眾人愕然且有些茫然之狀,但也相信總堂主的決定是對的。

    在金甲令主身側左右的銀甲令主、白甲令主姐妹兩人,原本已是芳心又喜又振奮的美目淚水盈眶流雙頰,且心慰夫君能獲此難得的殊榮,但耳聞夫君拒絕接受,頓時怔愕且急的一一近前,伸出玉手連連前推,意欲夫君接受。

    在此同時群雄也已錯愕得相互怔望,想不到金甲令主陶震岳竟不肯接受如此天大的榮譽,因此皆出乎意料之外的不知該如何開口。

    江湖閱歷甚豐且了解金甲令主陶震岳心性的醫叟金一丹,突然呵呵大笑道:“呵呵呵!……好!好!震岳做得對!其實諸位同道要請本堂總堂主為江湖武林的安寧盡份心力本是無可厚非,本堂也愿意盡一己之力而為之,只不過諸位同道立了盟主令號令各方同道,那就未曾詳思本堂總堂主的心性為人了!因為總堂主豈敢如此冒瀆各方名聲鼎盛的山門幫派及前輩長者?當然不肯接受如此的殊榮,只肯盡份心力而己了!這也是諸位未曾料及總堂主會推拒了!不過……震岳哪!其實爺爺倒要勸你收下此殊榮,因為你雖然顧慮甚是,但也非定要憑令號令各方同道呀?況且在江湖武林中有些爭紛或怨仇,絕非心存正義者便可出面干涉,尚要憑身份地位或是師出有名方能伸手過問,再者有時并非憑武力便可解塊一些爭紛,因此握掌有盟主令便可見機行事而無須顧慮師出無名,或是年齡身份皆不足出面干涉的窘境,而且有時某些事情也非經驗閱歷或見識不足之人可評斷是非或某種特殊之事,到那時便須有專精之人代為籌謀分析,有了盟主令便可藉以請某方同道協助,因此兩相權衡之下還是依諸位同道之心收下吧!”

    群雄聞言這才知曉金甲令主陶震岳乃是顧及眾人的名聲,而不愿以盟主令高居在上,如此的心胸,如此為眾眾人名聲地位著想的有為青年……因此群雄內心的激動及敬佩可想而知了!

    而金甲令主陶震岳耳聞生性豁達不爭虛名的金爺爺之言,果然說中了自己的心意,并還舉出一些道理勸自己接下盟主令,內心猶豫沉思中,只覺身側有人輕推自己,竟是兩位嬌妻,面含乞望之色的要自己接受。

    陶震岳終于在心思疾轉,且輕嘆一聲后,恭敬的伸出雙手,從明臺大師手中接過了盟主令,并高舉過頭,供堂中眾人目視,頓時在滿堂轟然歡呼聲中,接受了群雄的托負及責任!

    自此,江湖武林中己有了白道盟主將要為江湖武林靖平爭紛、仇殺、謀害以及不法之事了!

    而金甲令主陶震岳也迅疾與堂中首人要人物及正義使者大隊長研商,應如何做到令武林中的邪魔黑道減少危害他人,甚或改邪歸正同為江湖武林的公理正義盡份心力,否則便視情懲戒或誅除。

    在漫長的商議后,終于作出了幾項刻不容緩的安排,以及往后行事的公正立場。

    首先便是將虎嘯隊由原先的五百人擴增至兩千五百人,在江湖武林各地設酒樓飯館客棧車馬行為據點,一可供在外的所屬有停留休歇之地,二可成為連絡傳遞消息的據點,而四方宿主也調至美髯公之下協管,并且巡察各方據點所屬是否盡職或有無違反堂規之人?

    另外是訂明正義使者代表金甲令主行使盟主之權,并依盟主令金牌打照一模一樣的銀牌正義令,并有盟主印信雕紋。

    尚有便是不論黑白兩道,只要有冤屈或受害之事,皆可在飛虎堂投訴請托協調,也不論黑白兩道只要有不法之事或是仗勢欺凌他人皆一視同仁毫不留情!

    一切準備就緒后,便將盟主令及正義令圖案廣傳江湖武林得知。

    震驚黑道邪魔綠林門幫的大消息不到兩旬便已廣傳人人知曉,頓時使黑道之方人心惶惶,有如大禍將臨一般。

    除了盟主令及正義令的圖樣外,不論黑白兩道皆一視無異,只要有危害他人或欺凌百姓之事皆在干涉范圍之內,并且不論黑白兩道若有遭屈遭害皆可投訴。

    黑道之方雖震驚金甲令主一掌白道盟主,必然將使正義使者及飛虎堂所屬踏足江湖武林,那么往后的日子必將是惶惶不安,不知何時便有正義使者找上頭來,到那時豈不是耍面臨……

    不過尚有些欣慰的是金甲令主公諸江湖武林的消息是,不論黑白兩道皆同視無異,并且若有屈辱尚可設訴。

    可見金甲令主并未因職掌白道盟主而有偏頗之心。

    果然在消息廣傳近月之后,已然有人在江湖道中看見身穿靛青、墨黑、云白、翠綠、鵝黃、淡粉勁裝,但在左胸口加繡正義赤字的正義使者現身。

    現身江湖道中的正義使者已非往昔單獨的某一隊使者,而是男女衣色皆不等且每組至少有六人,似乎是因為男女不同而可依情處理吧?

    自從時時可見正義使者蹤跡后,果然己常聽傳聞某某黑道邪魔遭追緝誅除,某某黑道幫派遭入侵逼迫接受懲罰,或是某一正道門幫之徒、所屬遭緝懲治。

    最令武林黑白兩道震驚的是,不論每一遭緝之人或門幫皆會先由正義便者一一舉出所犯何罪,在何時何地欺凌殘害某人的證據,而令遭緝之人無從狡辯,因此黑白兩道皆不知正義使者從何處得來的如此明確罪行證據?

    有一次!在浦州的豪雄金刀鐵掌莫勇竟遭六名正義使者拜訪,說明其子犯下惡行淫殺民女,而金刀鐵掌乃是白道豪雄,豈肯有此不肖子弟?因此怒喝其子說明真相。

    可是其子竟狡言辯稱從未曾犯過武林大惡的淫行,而且信誓旦旦不肯認罪,金刀鐵掌僅有一子一女,萬一真要有罪而遭誅殺豈不要斷絕香煙了?因此耳聞獨子信誓旦旦之言頓時責問正義使者可有證據?

    結果正義使者立時取出厚厚一包證物默默的交給金刀鐵掌觀看,最后是金刀鐵掌老淚縱橫的親手劈死了愛子!還給鄉間老農幼女一個公道。

    另外!少林寺俗家弟子伏虎神拳蕭明常被六名正義使者追緝兩日擒獲,并帶往南陽城,當著當地黑白兩道面前列訴罪狀,恃武欺凌百姓及已然未曾為惡的黑道人士,因此施以懲罰扭傷左手經脈,令他半年之中左臂如殘。

    潭州邪魔焰心毒客被兩名正義使者追緝,在拒捕時被一刀砍斷右臂而遭擒,帶往衡山門并在衡山門主之前一掌震斃焰心毒客還他愛子遭害的公道,但卻不容對方殘尸泄憤。

    縱橫江湖三十余年的神偷林飛雄,竟陰溝里翻船被十余名正義使者圍緝遭擒,但在逼訊所盜之金銀財寶后,才發覺所盜之財十之八九,皆救濟了貧困及善堂,只余一些難以脫手的珍寶。

    此次神偷林飛雄竟然只遭到告誡勸其盡少再偷盜了,因為富有之人并非罪人,其所得只要正當牟利而來便無遭害之理,除非某些貪官污吏或是奸商惡賈尚有可說!

    正義使者在江湖武林現蹤半年之后,果然使得黑道斂收,便連白道也開始告誡門人子弟莫要在外仗恃師門為非作歹,否則被消息正確且毫不留情的正義使者察知,不但令師門顏面大失且無能庇護!

    在眾多的案例中,最令黑白兩道津津樂道的一案,便是大洪山的飛云寨竟然不服正義使者的所訴罪證,盡全寨之力抗拒六名使者的懲罰。

    但是三日后竟有三十余名正義使者同至,歷經一個多時辰的激烈血戰后,在一些為首頭目大多傷亡后才息止了血戰。

    將寨中財物全然聚集分配,所余的六百多個嘍邏送往飛虎堂為武士,其余的四百余人則由正義使者資助每人一百兩銀票,從此洗面革心改過向善,不再是靠打劫為生的山寨強人了。

    但是經此一例后,正義使者也宣告并不敵視綠林山寨打劫為生,而是應遵守盜亦有道的綠林規矩,只劫財卻不得劫色或殘害行旅性命!否則必將有正義使者登寨懲治。

    如此果然也令各綠林強人在震驚中也有了寬心,因此并未因飛云寨的瓦解而群起反抗,只要依江湖武林中承傳已久的綠林規矩行事,便無礙各山寨、湖匪、水盜、馬幫的求生之道。

    正義使者行道江湖半年多的時光中,有時有十余批人同時在各處現蹤,有時只有數批人,有時則是整個大隊同行,因此所到之處必然令當地黑白兩道心驚,不知又有什么人犯血案將要遭懲,因此使得一些曾經犯案之人皆膽顫心驚,不知是否是自己以往所犯之案遭查出?更有些人做賊心虛,只要一見有正義使者到達便心畏得逃之夭夭,而有些早年犯錯但已知悔改之人則是坦然等候,而有的更是尚不待正義使者登門便自行求見懺悔,說明早已悔悟而未曾再為惡了。

    但是正義使者卻笑答過往之事無意干涉,只有在金甲令主接掌白道盟主之后所發生的案件才會干涉,如此一來又使往昔犯案之人大為寬心,因此江湖武林對金甲令主過往不究的心意更為贊賞了。

    還有一次令黑白兩道嘩然且令黑道敬佩的一案更是傳頌黑道綠林間!

    有一次!

    黑道一名邪魔在行經蘇州時,曾與當地白道俠義在酒樓相逢,黑道邪魔虎梟夜魔遭太湖老漁出言譏諷,雖在憤怒中卻未曾理會,而太湖老漁卻更加羞辱才使虎梟夜魔極怒中兩人大打出手。

    虎梟夜魔的武功勝過太湖老漁,當然占盡優勢。

    正巧在一另方的酒樓內有四名正義使者聞訊趕至勸止激戰。

    虎梟夜魔一見是正義使者到來,立時退身戒備,意欲拚斗。

    而太湖老漁則是心喜的陳訴老魔以往罪行,并請正義使者懲治老魔。

    但是正義使者在知曉事情始末,并且在一小冊中翻閱后,竟然語出驚人的笑說虎梟夜魔的罪行盡在冊中,但那已是年余前之事,而近來并未曾為惡了。

    況且今日之事乃是太湖老漁過份逼人才有交手之事發生,因此不愿干涉此事,并請兩人莫再交手而驚擾百姓的安寧。

    虎梟夜魔沒想到正義使者竟未曾責怪自己,反而笑語中似在勸止太湖老漁,頓時內心敬佩的立時應允。

    可是太湖老漁竟破口大罵正義使者不除魔衛道,令邪魔猖狂,因此尚欲動手不放過老魔。

    四名正義使者眼見太湖老漁如此咄咄逼人,縱然是無心為惡之人也將被逼得動手傷人,而造成惡上加惡的罪名,因此其中一名使者已沉聲說明不論虎梟夜魔往昔如何?但今日之事錯在太湖老漁,因此若要再自恃白道俠義身份逼人動手,如造成傷亡絕不會有正義使者出面緝兇。

    虎梟夜魔、太湖老漁以及圍觀人群中一些武林人,耳聞正義使者所言后,立時引起一陣驚異及叫好之聲,并且也對正義使者遇事處理的態度有了更深的認識。

    在各地發生的種種事件,一一流傳在江湖武林中,因此不但使白道武林知曉盟主對武林中的爭紛,并非全站在白道之方,而是以江湖武林的公理正義為準則處理,而黑道武林也因此對白道盟主金甲令主的公正不偏有了敬佩之意,并且對代表白道盟主的正義使者也抱著敬服,只要聽傳聞某某同道遭懲或遭誅,心中所想的必是那名同道有大惡被查出才有如此的結果。久而久之,金甲令主雖是白道盟主,但在黑道的心目中也成了不可否認的黑道精神領袖。

    不論黑白兩道對金甲令主有何看法,是否敬服?但卻沒有人親見金甲令主行道江湖中,尤其是自從金甲令主接掌白道盟主,江湖武林黑白兩道對金甲令主的描素云云紛紛皆沒有相同的模樣,直到有一天……

    南北武林中頗具名聲的云霞山莊莊主大碑手柳白云,月前在一遠古廢墟中獲得一座以金玉雕琢,價值連城的一尺半高雪白玉觀音。

    但因消息走露傳入西北武林之中,因而被西北黑道武林中,碩果僅存的前兩輩高手,魅魂飛魔潛入云霞山莊,當盜取白玉觀音時遭大碑手發覺攔阻,雙方激戰之后柳莊主不但被害身亡,白玉觀音也被盜走。

    魅魂飛魔曹無心乃是前兩輩的絕頂高手,七十余年中犯案無數而且十之八九皆是憑恃高妙的輕功奪寶傷人,只因輕功及功力皆高再加上無人知曉其巢穴所茌,因此歷經甲子之上的時光尚無人能將之制裁。

    為此!金甲令主終于現身武林了!

    金甲令主陶震岳由醫叟、美髯公以及四方宿主的口中,得知魅魂飛魔乃是黑道中碩果僅存的前兩輩獨行大盜,其功力高絕且輕功甚佳,七十余年中遭白道武林聚眾圍捕數次皆無功,反而損失了近百同道,加之他形跡不定、出沒無常,因此從無人知曉他的藏身之地?

    為此!金甲令主陶震岳首先明令虎嘯隊查明魅魂飛魔的模樣及曾出沒之地加以收集匯聚,定出可能出沒之地及隱身所在,自己則率領銀甲令主、白甲令主以及天、宇、日三隊前往云霞山莊。

    歷經兩個多月的明查暗訪、抽絲剝繭的追查后,終于確定魅魂飛魔十之八九暗藏六盤山(隴山)之中。

    半月之前!金甲令主、銀甲令主、白甲令主各率一隊正義使者分三方搜尋六盤山,終于在童山濯濯的黃土高原一條深闊土溝(西北稱為溝道),發現了魅魂飛魔的行蹤加以圍逼。

    金甲令主陶震岳唯恐他仗恃高絕的輕功身法脫逃,以后便更難大舉出沖圍困他了,因此毅然以言相激與他單打獨斗定勝負。

    魅魂飛魔雖也曾聽傳聞知曉金甲令主乃是近年中屈起百年難得一見的年輕高手,但眼見他年僅三旬出頭,縱然獲得什么稀世靈珍暴增功力,但也難高過自己八十年的功力,況且憑自己高妙的輕功以及豐富的閱歷,豈會敗在這年輕高手之下?因此也不屑的答應他單打獨斗定勝負。

    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金甲令主陶震岳的功力量尚不及他,但也己身具七十年左右的功力,而且曾獲得武林中輕功身法冠絕的神行無影曹修明的得意心得秘笈,己然將凌云身法修改得青出于藍而更勝于藍。

    另外!金甲令主陶震岳的武功招式玄奧凌厲可補功力略差的劣勢,而且身上尚穿著不畏刀劍的金甲衣。

    更重要的是金甲令主陶震岳年輕正處于氣血鼎盛,且習有獨步武林的天心神功,在持久耐力上勝過魅魂飛魔多多。

    于是當兩人在童山濯濯的空曠黃土高原中各盡所能的拚戰,歷經兩個多時辰的激烈狂猝血戰后,魅魂飛魔己然有十余處輕傷,雖然并無性命之危,但因受創而使內心中產生了驚畏,連帶氣勢大弱而有了畏首畏尾的敗象。

    戰況續而不斷,直到日斜黃昏,雙方皆筋疲力盡之時,金甲令主陶震岳竟然棄槍揚拳,施展出嘔心瀝血創以裂岳神拳為基礎。但從未曾與人交手過的天罡拳,將魅魂飛魔擊得身受重傷,并且在老魔仗恃輕功飛逃時,竟也以修改過的凌云身法輕易飛身攔阻老魔的逃逸。

    就在魅魂飛魔被阻退返落地之時,竟未曾注意的斜落白甲令主上方,因此被白甲令主毫不猶豫的挺槍將老魔刺得洞穿,且狠狠的挑摔撞地而亡。

    在魅魂飛魔的隱密巢穴起出了數十年中偷盜掠奪的無數珍寶,其中便有那座一尺余高的雪白玉觀音。

    當金甲令主陶震岳一行轉往云霞山莊的途中已然傳出消息,只要曾有被魅魂飛魔偷盜掠奪失寶之人,皆可在一年中出具證明或指出失物模樣暗記便可至飛虎總堂領回失物。

    至于云霞山莊莊主夫人在得知魅魂飛魔己遭盟主擊斃。使夫君大仇已報,立時率兒女及門人遠出迎接盟主一行跪謝,并且唯恐玉觀音曝光傳入江湖武林,再度引起邪魔凱覦侵害家人,因此毅然將玉觀音贈予盟主,一為答謝為夫報仇,二為棄除禍源以保山莊安寧。

    金甲令主力搏誅除黑道中碩果僅存的前輩頂尖高手魅魂飛魔之消息,不到半月便己傳遍了江湖武林。

    除了各有震驚及贊佩外,更對金甲令主夫婦功力有了更高的估算。

    便以金甲令主能獨自力搏功力已達七八十年之上的魅魂飛魔兩個多時辰,而且還有余力拳拳擊傷老魔,可見功力至少已在七八十年左右。

    而銀甲令主及白甲令主以及另三位夫人的功力,縱然不及金甲令主,但相信至少也在甲子左右,若是以三位令主每每同出當連手圍攻之下……那么武林中尚有何人能與他夫婦三人相抗衡?

    白道武林之人只是振奮盟主夫婦果然不負期望的誅除了黑道頂尖邪魔,對于盟主夫婦的功力并不在意。

    而黑道之方則是震驚得更是惶惶不安,連頂尖高手且數十年皆無人知曉藏身之處的老魔頭,都難以幸免的遭白道盟主揪出誅除,那么一般的黑道高手又如何能幸免?

    除非是不再為惡才能便大禍避之,可是黑道與白道之間水火不容,也各有行事準則,若要不為惡且不受白道的歧視,那么一定要公推出一位盟主與白道抗衡!

    可是黑道之中又有何人的名聲地位以及武功能勝得了金甲令主?

    暗潮洶涌中黑白兩道即將有了黑白分明的對抗之狀!

    但是出乎意料且令白道之方震驚難信之事發生了!

    原來黑道之方暗聚研商對策后,實在找不出一個能令黑道信服可公推為首之人時,竟然有人語出驚人的提議公推金甲令主為黑白兩道的武林盟主!

    因為金甲令主雖由白道共舉的盟主,但飛虎堂近一年中的所行所為卻未曾歧視黑道,而且對犯惡之人乃是黑白兩道一視無異,便是有白道欺凌黑道之時也是秉持江湖武林公理正義而判定是非。

    況且正義使者也源出于綠林山寨,而正義使者乃是金甲令主一手教導而名揚天下,更重要的是銀甲令主原本便是綠林山寨出身,由此呆確定金甲令主乃是處于黑白兩道之間的不凡之人。

    如此一位介于黑白兩道之間朋又不歧視黑道的明理之人,白道之方搶先公舉為盟主,而黑道之方為何不能公推為首而讓白道占盡便宜?

    而若公推金甲令主為黑白兩道盟主后,必然更能令盟主秉公處理爭紛,而且也可使白道武林不能仗恃盟主之力侵害黑道,算來應是黑道可獲得較多的保障。

    在爭論研商之時也有得正義使者之助或未曾遭懲的黑道邪魔以身為例。

    因此逐漸便反對之聲慢慢低落,而達成了共識愿尊金甲令主為黑白兩道的武林盟主,也愿遵守盟主的節制。

    果然在達成共識的旬日之后,五百多名綠林山寨湖河水幫之首及黑道邪魔怪杰相聚,共同具各拜帖前往飛虎總堂拜見金甲令主。

    兩日之后!金甲令主陶震岳以黑白兩道武林盟主的身份公告江湖武林,不論江湖武林有何等爭紛皆不得私下尋仇。

    若有雙方依武林規矩比斗也須有公正之人評判,如有何難解爭紛皆可由巡查各地的正義使者調解,爾后不得再有爭斗,否則視為惡意挑起爭端而懲治。

    雖然金甲令主也答應黑道之請被尊為盟主,使得白道武林嘩然議論,但細思之后,認為真能因此使黑白兩道不再有仇視侵害之事發生,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因此白道也只能默然的姑且看待如此的后果如何?

    事實總歸是事實!

    自從金甲令主陶震岳接掌了黑白兩道的武林盟主后。

    果然使江湖武林中的爭端逐漸減少,而且也甚少聽得黑道邪魔為惡之事發生,縱有也不過是一些意氣之爭的后果,但也有為惡之人遭到制裁時也無怨由的伏首認罪。

    尤其是金甲令主陶震岳又別出心裁的在各地舉出黑白兩道各三人的投訴堂,不論任何爭端,皆由黑白兩道的六人合議是非而護得公正的評斷。

    如此一來也促成黑白兩道合作交往的先例,而白道之方也經由交往中逐漸發覺黑道之中,也不乏甚有道義及血性的性情中人,只不過是性情怪異、行事暴烈而被視為黑道,如此的誤解也造成本性非惡而被逼歸于黑道,因此白道中人也開始自省是否過于逼人而使黑白壁墻分明難以相處?而且白道之中沒有恃強欺人或作奸犯科之人嗎?

    如此久而久之后黑白兩道也逐漸有了體念,不再因一己之心判斷對萬的是非,雙方各退一步且互為對方立場思忖后,已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將爭端減至最少。

    于是自古便爭端不斷的江湖武林,終于有了數百年難得一見的平和景象。

    雖然惡者依然存地江湖武林中,但己減至少有,甚而同道之間皆也誅伐,共為江湖武林的安寧盡一份心力。

    也因為江湖武林安詳無爭,黑白兩道也逐漸不再嚴分身份的隔合為一,并且共伐破壞武林安寧的為惡者!當然在此情況下,武林盟主也能悠閑的掌理自身之務,只有在極為難斷的爭紛中才親自出面調解。

    如此太平的江湖武林能維護多久呢?是否會有什么大邪大惡之人破壞如此的安寧呢?江湖便是善惡是非的總括,又有誰能預料往后的江湖是何等景象?

    (全書完)

上一章 返回本書 下一章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書籍目錄
北京pk10开奖记录